产品简介

Uber上海总经理:活得挺好 合法身份有待磨合-Uber,经


更新时间:2021-12-28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 请上海商委领导体验Uber

   “先扩大规模再降价”

潘石屹和Uber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王晓峰(右)。

  2013年8月26日,Uber在上海马路上投了第一辆车。随后,678N路m?????8 瀹?┈X5MX6M瀹?????-瀹?┈-姹借溅棰??,它的扩充比预计中要快,现在,它需要在上海第三次搬家。

  对此,王晓峰认为,新技术在开始时都会受到质疑和摩擦,比如支付宝,不是银行却能进行转账支付,微信不是电信公司却在传送语音文字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都会改变,过程中需要磨合。

  24日的发布会上,当被问及Uber是否算黑车的问题,王晓峰无奈摇头:“怎么老是说黑车?”。

  日前,王晓峰让一名上海市商委的领导体验了一下Uber。他第一次用,来了辆比亚迪“秦”,从延安中路的上海展览中心到浦东合欢路,27块钱。“他后来到了之后给我发信息,说他都惊呆了,很好的车,他难以想象这么便宜。所以我想满足用户这些需求才是关键。”王晓峰说。

  除了合法性问题之外,Uber每周都在调整的补贴方案也是一个敏感的价格杠杆。

  做了一段时间,当初具规模后,王晓峰跟司机谈,想把价格降到350元。

  事实上,Uber上海在过去21个月中,补贴和优惠正在逐渐减少,人们更关心Uber的规模何以为继。

  司机说,开什么玩笑,让我们打折?

  “最早我在加入Uber之前,就有很多人争论说,外资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没有成功的,现在Uber进入中国21个月,现在我们还算是活着,而且活得还不错。”王晓峰告诉澎湃新闻。

  这个司机一想说,行,我跟你干,保时捷卡宴改款将上市 无伪实拍(谍照)-保时捷卡宴SU

  王晓峰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他转而向澎湃新闻解释称,“这是一个高频的行当。高频的行当里面需要很快的培养起用户习惯,很快扩大规模,用技术的方式提高效率,之后降价,然后再做大规模形成一个良好的平台或者是生态系统。”

  司机拿扫把就要打他,“我原来是800,现在你让我降到350?”

  这家爱玩新概念的公司也时常卷入公共议题的漩涡之中。Uber上海分公司总经理王晓峰常被人问及,Uber到底算不算黑车?与出租车的竞争是否合理?乘车补贴能否延续?

  在他看来,黑车有四个特征,第一,黑车都是非沪牌。“如果花八万块钱拍个沪牌开黑车,还会被抓,成本太高。”第二,黑车多是二手且廉价的车,人们不会开辆奔驰出来做黑车生意。第三,没有统一价格,会有溢价。第四,投诉无门。

 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这次发布会上力挺Uber:“Uber今天可能小,明天不知道会成长为一个多大的公司,我们还准备不断给Uber租房子。”然而,和不断扩大相伴而来的,也有争议与批评。

  但这显然与交通管理机构的认定标准不同。交通管理部门认为,没有合法营运执照的车辆私自收费载客,即涉嫌“黑车”运营。

  如果用这些标准来看,Uber几乎全部巧妙避让。

  “现在,从我们今天所在的这个地方租一辆奥迪A6到浦东机场,是240块钱左右,而出租车需要170块左右。这是一个疯狂的价格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王晓峰认为,目前,Uber只关注把体验做好,要有车,要快速,要便宜,要优质服务,这是一个全球化的点,和种族、国家、货币无关。

   合法身份尚需磨合

  6月24日,在Uber同SOHO3Q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上,他一一回应争议,极力否认与黑车有关。

  他举例来说,21个月前,他找到南京西路上波曼酒店门前专接酒店客人去机场的司机,问他们从浦东机场用奥迪A6接一个人,600元干不干?

  日前,一家叫Uber(优步)的打车软件公司在倾盆大雨天,用40分钟把打车变成“打船”:其App软件地图中的车辆图标全部换成了船,还分为皮艇、草船、轮船等不同级别。

  王晓峰给他们算了一笔账,他们的车一天可能就送一次人,毛收入是800元。但是在Uber的平台上如果一天接两单,虽然送一次人600元,但是毛收入变成了1200元。

  王晓峰说,如果一天接6次呢?司机一想这样也对。

  SOHO3Q为Uber在南外滩定制了租住的办公空间。SOHO3Q是共享办公空间,租金可以按一张办公桌、一个星期为最小单位计算。